“钱烧成这样,我们以为全部打水漂了,哪里想到还能拿回这么多。”杨女士马上打电话给银行的负责人道谢。其间,杨女士多次哽咽,心情非常激动。“如果没有银行工作人员的帮忙,我这些年的辛苦积蓄肯定一分都拿不回来了。”

1998 年波导下定决心投资造手机的时候,管理团队爆发了一次激烈的争论。有人认为,国产手机的困境和当年的国产寻呼机别无二致,要做出真正的“国产手机”,只能老老实实做研发。